MENU

《激荡十年》读书记录

February 24, 2019 • 学无止境

不能算作读书笔记,因为只是对书中内容的划线标记。感谢微信读书,可以一键复制出划线内容。

激荡十年,水大鱼大:中国企业2008-2018
吴晓波
57个笔记

◆ 四

@> 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,中国的“80后”一代比“70后”少了500万人,“90后”比“80后”少了3100万人,“00后”又比“90后”少了4100万

阶级固化
@> (北京折叠)这是典型的反乌托邦设定,在可以折叠的空间里,阶层的鸿沟越来越宽,最终人们在物理的意义上完全隔离。

@> 希腊神话般的“诸神诞生”不再出现,遍地英雄皆凡人,商业回归到世俗的本意,体制突破的戏剧性下降,模式创新、资本驱动和法治规范成为商业运营的主轴。在某种意义上,感性突变的“艺术时代”结束了,诸神黄昏,理性的“科学时代”降临。

◆ 2008 不确定的开始

救?违背市场规律,还可能越陷越深。不救?将是多米诺骨牌般的坍塌。

@> 双方激辩的纷争态势,与几个月后华尔街关于雷曼兄弟的争论非常类似。

三种类型的官商博弈:1. 相互勾结“共同致富” 2. 巨佬操纵,民营侵吞国有资产 3. 国家大手“强收”民营资产
@> 几乎就在黄光裕事发的同时,排名本年度富豪榜第二名的杜双华也即将出局,他的日照钢铁面临裁员和被强行收购的困境,那是另外一种官商博弈的版本。

一是政治权贵,二是资本巨鳄

@> 在严格的意义上,任何一张关于中国富豪的榜单都是有缺陷的。在这个非常规的市场经济国家里,并不是所有的财富都可以被摆在阳光下计算。在某一个神秘而阴暗的角落,存在着一份财富数额更为惊人的隐形富豪名单,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,可能永无见日的机会。这些财富的积累过程,充满了猎杀的血腥和时代的耻辱感。在构成者的身份中,比例最高的应该是两类人,一是权贵集团及其代理人,一是资本市场的围猎者,而他们之间又有着错综复杂的爱恨交集。

@> 魏东1991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,其父是该校会计系教授,可谓家学渊源。大学毕业后,魏东进入中经开,1994年创办北京涌金财经顾问有限公司,1995年创办了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,在著名的“327国债期货案”中,魏东与中经开并肩作战,获利颇丰。

◆ 2009 V形反弹的代价

@> 在中国,人们常常把宏观经济管理(宏观调控)和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微观干预混为一谈。假宏观调控之名,行微观干预之实,实际上等于复辟命令经济。这不但会造成资源的错误配置和损害经济的活动,还会带来强化寻租环境、使腐败活动泛滥等恶果。这是必须坚决制止的。”

@> 在她看来,由虚拟商品——不只是小玩具——所形成的小额付款可以形成大额收入,在这一方面,“中国是世界上虚拟商品货币化的代表和领先者,中国的成功——部分归结于腾讯的成功——表明,‘虚拟商品’很可能意味着巨大的商机”。在那一年的米克报告中,腾讯是唯一被提及的中国互联网公司。

@> 它浑身上下散发出那个时代所有的互联网特质:丝自嘲,无论男女都以“光棍”自称;价格低廉,一切商品以低价为最重要的吸睛因素;夸大其词,极尽所能地制造话题和噱头。5000多万的交易额,相当于国内最大百货商场半个月的营收,在零售界已经引起很大的轰动,可是还是没有人会料到,它仅仅是大颠覆的开始。曾担任过阿里巴巴总裁的卫哲回忆过一个有趣的细节,有一天,他与马云闲聊,马云说:“有一天,淘宝会超过沃尔玛。”卫哲问他:“你知道沃尔玛有多少零售额吗?”马云答: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们肯定会超过沃尔玛。”

@> 在正常的国家,人们遇到问题了,有立法系统和民意代表、独立的法院,当然也有媒体。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多样的,而在中国往往只剩下媒体。”

中国几乎所有互联网模式,都是从抄袭和模仿起家的。QQ、百度、滴滴、美团…
@> 即将看到的景象是,Groupon和优步将很快在中国出现激进的复制者。

◆ 2010 超越日本

所谓的人口红利,是血淋淋的“剥削”。

@> 至少有1.3亿名像马向前、郭金牛这样的农民工,常年背井离乡。他们领取低廉的收入,在令人难以想象的恶劣生存环境下劳作及生活,他们以极大的牺牲换取了“中国制造”的劳动力成本优势。在现实生活中,他们是被边缘化和被漠视的族群,更让人遗憾的是,人们似乎听不到他们的声音,在他们与政治家、企业家和文学家之间,隔着一道“冰墙”。

诺基亚没有做错什么,但它失败了

@> 它在1996年就推出了智能手机的概念机,比苹果的iPhone早了10年以上。2000年,诺基亚的市值是苹果的24倍。2004年,诺基亚开发出触控技术,当年度的研发费用高达58亿欧元,是苹果的近12倍。2007年,诺基亚更是率先在全球推出智能手机商店OVI,比苹果的应用商店App Store早了一年。

360牛逼

@> 早年的中国互联网是一个被流氓软件统治的世界,周鸿祎等人开创了插件模式。在用户不知情乃至不情愿的情况下,将大量的“流氓软件”强行安装进用户电脑,

所有平权的诉求,都有向特权发展的倾向。女权、政权…

@> 它证明在一个法治缺失的时代,丛林法则是唯一的公约,而任何以“公平”的名义发动的战争,最终都是为了实现另外一种垄断。对垄断的厌恶及迷恋,如同人的本性一样,根深蒂固而难以更轨。

微信堂而皇之地屏蔽淘宝、抖音、其他即时通讯软件。我们不需要腾讯帝国,我们需要的是竞争、有序的互联网环境带给我们的优秀产品。反垄断该怎么做?
@> 经此一役,中国互联网公司之间的互相屏蔽现象,不但没有得到缓解,甚至愈演愈烈,终而成为一种难以更改的常态。在以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无论腾讯、阿里、百度,还是其他具有平台性质的公司,追求垄断及屏蔽对手,成为它们最惯常的竞争法门

@> 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,欧元是一个糟糕的发明,它的取消只是时间问题。

挤出效应
@> 80岁的经济学家吴敬琏批评说,四万亿经济振兴方案,实际上打压了民营企业,不仅没有起到拉动民间投资的作用,还产生了挤出效应,产生了“国进民退”。

血拆问题的根源在于,强征强拆通常是政府支持的,甚至就是政府要干的。拆迁后土地财政可以得到成倍的好处。有当地政府支持,不仅警察要为强征强拆披挂上阵,检察院、法院也要为之“让路”。法律不制裁施暴者,那么恶鬼伤人就是必然的
@> 其中,宜黄血拆是今年新浪微博上最广为人知的公众事件

◆ 企业史人物 | “大炮”开博 |

@> 这个畸形行业的所有弊病都是土地国有化造成的,因为国家控制了供给权,从而使得土地具备了类货币的性质,成为政府调节宏观经济和财富分配的重要筹码。

@> 他们要生存,非得跟权力勾结不可。那些勾结不上的,就没有安全感。

◆ 2011 “中国要歇菜了吗?”

@> 即建立在成本和规模两大优势基础上的“中国制造”,在抵达巅峰的时候,已遭遇转型的拐点。这将是一个相当长的下行滑坡,危机如雪球,将越滚越大,所有的制造业者都将被裹挟其间

推倒霸权,成为新的霸权;推倒垄断,成为新的垄断。
@> 即平台型企业在完成了对旧体系的革命性破坏之后,自身成了被革命的对象。

◆ 2012 落幕上半场

@> 如果城市下水道与摩天大楼构成一对隐喻,那么,它体现了中国经济的极致两面性。在悲观论者看来,中国的迅猛发展只是一个空洞的泡沫,无论多么的炫目或膨胀,都无法掩盖内在的空虚,甚至其成长模式本身就是一个悖论

@> 本部企业史上,澳大利亚籍的施正荣是罕见的、在股权改制上吃到了全部红利且并没有遭到任何质疑的民营创业家。

@> 在一个由强势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环境中,资源的配置模式十分极致,它既足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聚合能量,拉动经济的复苏,对任何一个产业造成战略性的调整,同时,也因“看得见的手”的干预,无法避免资源错配和浪费的后果。如斯蒂格利茨所揭示的,“势不可当的政府活动之后,便是反方向的剧烈变动”

◆ 2013 金钱永不眠

@> 有些尾巴不是被剪掉的,而是自我萎缩掉的,比如物价改革和粮食体制改革;有些尾巴则好像是这只老鼠的“命根子”,比如独特的国有经济体系;而更多的尾巴则血脉互通,动一条则波及其余。糟糕的问题是,你甚至不知道波及的是哪几条,而它们又会发生怎样的状况。

@>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(简称新三板)在北京金融街正式揭牌,这意味着继上海和深圳两大交易所之后,又出现了第三个全国性的证券交易场所。

@> 而在当下,中国的制造界却正陷在恐慌之中。在过去的两三年里,他们先是被马云的电商弄得晕头转向,又让雷军在销售模式上搞得眼花缭乱,几乎到了人人唱衰、自信全失的地步。这时候,真的需要有人挺身而出。

◆ 2014 卷土重来的泡沫

@> 宋林的社会身份很多重,他是“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”,他的职责是“国有资产保值增值”,而同时他又是一位中组部直管的“党管干部”,在行政上则享受副部级待遇。这都是一些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名词,“商人+党员+官员”的“三位一体”,让宋林的身份变得非常模糊,在转型尚未完成的中国,“三位一体”的身份让宋林有机会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政策支持,但同时也令他陷入了另外的一些困境。

@> 互联网公司在提高效率的同时,却绝不是一个只为了带来公平的“纯洁天使”,相反,它在把旧世界摧毁的同时,更渴求建立新的垄断秩序。

@> 让出行变得更美好”为己任的共享经济平台,一朝独占了市场,往日的斩龙少年,就慢慢长出了龙鳞。

◆ 2015 极端的一年

@> 与此同时,放松私募管制之后,私募基金管理规模迅速飙升到两三万亿,私募大多数以投资中小创股票为主,迅猛地堆起了成长股泡沫。于是,私募、券商和大小散户合力构成上涨的螺旋效应,失去理智的贪婪则充当了催化剂。

◆ 2016 黑天鹅在飞翔

@> 就是说,在戴威提出“共享单车”这个概念的半年后,ofo的商业模式已经与共享无关,而衍变为分时租赁模式。这个名词一直被使用下去,大概是因为它与朗朗上口的共享经济有关。

@> 在这个意义上,姚振华有他无处诉说的委屈,而王石、董明珠们的惨胜,则既是他们的侥幸,也是他们的悲哀。

@> 也许没有什么理论比“曹德旺算账”和“方便面经济学”更为直观。如果把中国的产业经济转型称为“下半场改革”,那么,消费升级、劳动力优势再造和合理减税,无疑是其中最为核心的几个大主题。
 

◆ 2017 新中产时代到来

@> 人类面临的新议题是人工智能革命,它将造成个人价值的终结,除了极少数的精英,99%的人将成为“无用之人”。

◆ 企业史人物 | 向死而生 |

@> 其一,任正非本人在华为的持股比例只有1.01%,其余的98.99%属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,10多万名华为员工在服务期间享有股息分红权,离职之后则再无瓜葛。

◆ 2018 改革的“不惑之年”

@> 再过了十年,当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当孙中伦们也成熟起来的时候,新的国民命题开始出现了。人们发现,旧有的机遇、经验和能力消失了,贫富悬殊、阶层固化替代物质发展成为新的挑战,甚至连互联网也形成了让人畏惧的垄断性力量。

@> 。而步入中老年的“60后”“70后”一代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高净值群体,养老产业替代房地产成为第一大消费产业。

Last Modified: May 13, 2019
Archives Tip
QR Code for this page
Tipping QR Code